余永定:当务之急应让经济增长速度稳定在一个可持续的水平上

  据澎湃新闻12月27日报道,我是70年代末到社科院来的,我记得很清楚,年年预测经济危机,年年如此,包括我们的著名经济学家,今年经济了不得了不得,最后了不得了不得,每年差不多10%的经济增长速度。  据澎湃新闻12月27日报道,我是70年代末到社科院来的,我记得很清楚,年年预测经济危机,年年如此,包括我们的著名经济学家,今年经济了不得了不得,最后了不得了不得,每年差不多10%的经济增长速度。就这么过来了,一混混了40年,混成中国世界第二大国。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直言。



  12月26日,余永定参加由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、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联合举办的《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8》新书发布暨高层研讨会。



  余永定在发布会上指出,中国接着混,最后增长速度真正减到5%或者6%左右,千万别往下走了。



  在余永定看来,近两年的地方融资平台、影子银行等问题都不是最重要的,都可以克服,关键是要遏制住经济持续的下行的趋势。他认为,这需要做很多改革,其中就要让房地产投资的增速降下来。



余永定出席2018北京金融安全论坛,图片来源《中国证券报》

  余永定分析称,全要素生产率是经济增长非常重要的贡献因素,要保持中国的长期的经济增长就需要考虑全要素生产率,但是中国在全要素生产率增长速度是在持续下降的。为什么中国在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速度持续下降?

  余永定认为,其中一个可能性是中国经济中房地产投资所占的比重太大,在一定程度上,中国经济是房地产投资驱动的经济。2013年,中国已经造了696座五星级酒店,在建的500座。有470座摩天大楼,在建的有332座,超过美国。但是那个时候中国人均收入只有7000美元。



  余永定称,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中把太多的资源配置到房地产部门,如果配置到房地产,不是变成机器设备,很可能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造成很大影响。



  经济增长肯定不能建筑在钢筋水泥的基础上,中国把世界水泥用了多少?把世界的钢用了多少,全堆在这儿,没有转化成科技能力,没有转化为高端制造业。

  余永定担忧地表示,虽然中国已经能造很好的芯片,但是仍有95%以上的设备全靠进口,如果持续不断往房地产投资,而不在这些方面投资,中国经济以后的潜力就值得担忧了。



  所以中国面临的还是经济转型的问题。



  余永定强调,中国房地产投资在gdp中的比重太高,房地产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中的比重太高。可以看到中国很多产业都是房地产兴就兴,房地产衰就衰,比如钢铁和房地产开发,这几乎是密切相关的,制造业产业和房地产开发也是密切相关的。



  货币政策也跟房地产密切相关。原理上看,通货膨胀起来时紧货币,或者经济增长速度太低时松货币。过去十年时间中却有很多情况,经济增长速度很低时却要紧货币,为什么?因为经济增长速度很低或者比较低的时候,房价高,所以就不顾经济增长速度了,要管住房价。中国的货币政策一会儿松一会儿紧,对比美国、日本等国家,他们的货币政策具有可持续性。拿通货膨胀来说,中国的通货膨胀率在2012年之后是非常低的,特别是2012年3月份是ppi的通货收缩阶段,实际上通货膨胀水平可以高一点。所以余永定表示,在中国当央行行长很不容易,还要盯住汇率,什么都得干,但是经济学也是选择的科学,要做出取舍,干这个就干不了别的。

延伸阅读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:特朗普就是混沌未来的幽灵环球时报2018-12-27报评:针对突出问题 打好重点战役经济日报2018-12-27中国工业经济年会召开 探讨制造强国网络强国建设的实现路径中国工业报2018-12-27市场被挤,产能空置4%新华社2018-12-22 7k